评论:明星为子女办奢华生日派对不要过度传播

  • 文章
  • 时间:2019-02-28 15:51
  • 人已阅读

宪法,作为国家根本***的母法,应“和时俱进”自是毋庸置疑,但魏雅华在《〈宪法〉应“和时俱进”》(见《中国律师》.)一文中却由之引申,质疑宪法的“滞后”原则,把宪法比作奋鬃扬蹄的理论之马,把实践比作碌碡,并得出结论宪法应该是前瞻性的理论,拉着实践跑,而不是实践拉着宪法跑。笔者以为作者的论证不能合乎逻辑地推导出上述论断,而且这一种冒进的思想倾向有违宪法特性,在宪法学探究中不仅没有积极意义,甚至还会将“修宪”引进歧途,因此试就此谈谈自己的管见,和魏雅华商榷。作者分析了新中国宪政史上的两则经典“违宪”案例一、安徽凤阳县戏班公社小岗生产队农民偷偷“包产到户”,二、深圳首创“买卖国有土地使用权”。以此为证得出结论“假如我们果断的依法办事,那么压根就不会有中国的改革开放。假如我们视《宪法》如无物,那岂不是对《宪法》的轻视和亵渎?”这的确道出了依宪治国和改革开放之间存在的矛盾,必须正确地反思和处理好这一矛盾,才能更好地通过改革开放实现依法治国,同时通过依法治国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但作者由此得出“‘滞后’法则将《宪法》变成了一张废纸”的结论却有些牵强附会。是“滞后”法则的错?作者自己在文中说“全世界都有每隔几年(一般为四年)就对《宪法》修订一次的制度。”岂不是全世界的宪法都难逃变成了一张废纸的恶运?众所周知,“法律具有天生的守旧倾向,法律规范框架中有着某种僵化性,使法律变革经常落后社会改革,还可能发展出对社会生活的过度控制的倾向。”([美%#;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哲学及其方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年版)是为“滞后”法则之本义,它是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总书记在《在首都各界纪念中华人民和国宪法公布施行二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海外版年月日)中指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蓬勃发展,是宪法得以充分实施和不断完善的根本原因。实践没有止境,宪法也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完善。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求,根据实践中取得的重的新经验和新熟悉,及时依照法定程序对宪法的某些规定进行必的修正和补充,使宪法成为反映时代求、和时俱进的宪法。”***的话深刻地阐明了实践和宪法之间的辩证关系,进一步印证了“滞后”原则的客观性。按照马克思主义法学的观点,法的本质是由一定的社会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的国家意志和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宪法之所以集中表现统治阶级内部各阶级、各阶层的利益和意志,原因根源在于宪法的***性,从宪法的产生和发展历史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宪法的出现就在于对抗独裁和独裁,通过“***制度的法律化”来巩固***成果。宪法典主内容是有关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国家机构的规定,目的就是建立有限政府,以权利制约权力。由于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它的变化不仅直接关系到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稳定,而且直接关系到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关系到宪法能否保持应有的权威和尊严,因此宪法规范必须具有相对稳定性。也正是由于它是***进程法律化的成果,它的前进需***气力的推动,因而它只能如实地记录***进程中已经取得的成果,而不可能臆想地创造所谓“超前的、前瞻性的理论”来指导实践的前进。否则,即使委曲加进宪法条款,也只能是废纸一张,形同虚设。年宪法中有关以人民公社为代表的集体所有制、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经济制度和生产结构和年宪法中严禁土地买卖的规定,不就是建立在对所谓“社会主义”的“前瞻性理论”基础上的吗?它带给我们的教训难道还不够沉重?“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土地使用权买卖”这两则经典“违宪”案例的出现,我以为,首先在于没有实行依宪治国的宪政,形成完善的修宪机制,才使得宪法变成了一部反映迟钝、落后而守旧的法律;其次,没有从立法技术上很好地解决依法治国和改革开放二者之间的关系,造就了孕育“违宪悖论”的温床。宪法专家许清教授以为,“中国宪法具有中国特色,即把根本制度、社会制度规定在宪法里。”“这一特色导致修宪频繁的可能性。”汪吉友也以为“纳进宪法的内容,应考虑它必须是根本性、全局性的新题目;而且纳进宪法时,还考虑尽量只规定原则,不宜规定具体制度及操纵程序。”从宪法规范的稳定性和适应性所体现的价值取向来看,宪法会面临规范稳定性和社会变革价值之间的冲突,即一方面宪法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保持其规范的最高性,用规范约束社会现实的随意性,在另一方面,宪法又必须适应社会发展的现实需求。故此,确保宪法权威的确立,必须在宪法规范稳定性价值和社会变迁的价值追求的张力之间保持一种动态的有机平衡。找准造成这一对矛盾的关键才能更好地解决它,我以为如何从立法技术上解决好这一对矛盾是新题目的关键,单纯把罪责完全回之于滞后原则,只能使我们在制定法律时无视法律自身的特性和规律,揠苗助长,滋长冒进的思想倾向,其带来的危害较之守旧的宪法有过之而无不及。试想,假如不是追求“一大二公”,怎会在宪法中规定人民公社的经济制度?假如不是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前瞻性”理解,怎会出现严禁土地进进市场的规定?又怎会把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对立起来?至于作者提到的私有财产保护新题目,实在并不成为新题目,根据“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法律适用原则,年国务院第号令中的规定和宪法第条规定是相互抵触的,通过建立完善的宪法监视机制完全可以解决,而多次提案都没有解决私有财产的保护新题目,恰恰说明对公私财产性质等新题目还没有从实践和理论上成熟之前,不可能仅仅依据个人主观意志来超前指导实践,我以为这正是宪法权威逐渐为社会重视的好现象,只有在实践中成熟以后才可能形诸于宪法,真正发挥宪法对公民权利保障之功能。